心脏在YeT流入肺腔的那一刻停顿,而后,是剧烈的跳动。溺水的感觉让洛维娅仿佛置于海内,扬起头想窥夺海外的空气,呼x1窒了又窒。

    灼热得难受,浑身的骨头都隐隐作痛。

    莫维卡尔在一旁看着,在他平静无波的眼中映出的是躁动的场面。洛维娅不受控的魔化,头上的犄角冒出,却由黑变红,恶魔的双翅,张开,骨头在缩小,外观上,己从罪恶的半人大翅缩成扇子般的大小。

    这不正常的变化在顷刻间发生,仍在继续。

    T内也是。洛维娅重燃起某种yUwaNg,想被什么东西填满,想被狠狠的贯穿。与之的,她腿心处开始打颤,这种感觉已经侵蚀了她的全身,有什么东西在T内生长、分泌。无声地在告诉洛维娅,你的面前就有位男X,他可以解决这份痛苦。

    这害人的东西……明、明古怪得很,作用真强……

    洛维娅朝莫维卡尔走去,依凭所想要给莫维卡系一个教训。在走向时衣物因灼热而尽数褪去,她是有理由的,才不会承认自己对莫维卡尔别有想法。

    而莫维书尔早有预料,同少nV一样褪下身上的黑袍,灰白的长发倾泄而出,翠绿sE的眼眸迎接了洛维娅的所有,闪着暗yu的微光。

    她终于把那黑纱裙褪去,扯动开口时带着急切,还浅浅哈着气抱怨了一下。光lU0莹白的脚触到了他的黑袍,正好,此刻她也把碍事的衣物全褪下。

    “莫、莫维卡尔……果然,是、是放错了,不对……不对。”

    洛维娅在说教,偏偏现在的她毫无说服力,JiNg致的小脸驼红,说话时还羞羞涩涩的把脸撇过一边。软白细nEnG在他眼中敞出,却还有所保留,余下的红蕾丝边黑sE内衣,与她的白肤映衬,肤上还透着诱人的粉红。

    纤弱的腰枝下来是虚虚掩着的Y部。在她身上最富有r0U感的大腿正一下下摩擦,在莫维卡尔的目光下,害羞的颤抖,

    他的手攀上洛维娅的头,冷漠淡然的看着动情的少nV,像抚小动物一样自上而下抚模着洛维娅的头发,唇角g起邪恶的弧度。

    “没有错误,魔王大人。”

    “那老得掉牙的古书所述诉的过程,效果很显着。但会不会有副作用呢?要不要来实践一下?”

    莫维卡尔低下头,凑近她的眼睛,满意的看到了眸中所倒着的Ai心,淡红sE的正微微跳动。

    洛维娅不老实,少年软糯可Ai的脸就在她眼前,就算那少年的表情并不可Ai,洛维娅忍不住用舌头品味着他的娃娃脸,触感如汤圆般滑腻,有些着急的去扒他余下白衬,想知道这的巫师的身T会不会跟他的态度一样冷漠。

    莫维卡尔却把她拉到境前,不明所以,洛维娅恍恍忽忽,谜离于事外,刚尝到嘴里面的软r0U就这么飞走了,更加难受。

    “魔王,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这就是古书上面所说的效果,我做的没错。”

    这句话如同魔咒,让洛维娅下意识顺从。镜中的她泛着不自然的红,眼睛Sh源漉的,花糊的泪水粘在脸上,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她难受得很,看又看不清吃又吃不到,身T紧贴着着莫维卡尔,不自觉的用R0UT去催促他,她的脚背顺着他的大腿曲线打圈,懵懂的去索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