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BC小说文学网>奇幻玄幻>问题学生h > 人老,实话不多
    由于遇到学生,又被学生送到了公交站,看着上车的,姜书意也没法再去找放高利贷的地方。30万……到哪弄30万的手术费,还有后续复检等等。

    姜书意一步一步踏着楼梯,沉重的脚步也一齐踩在心头一样,沉闷闷的。自家门口的墙壁沿着楼道的这一块,即便被刮过又重新涂上了一层厚厚的腻子,依然遮掩不住上边斑驳的油漆痕迹,像血一样;那GU刺鼻的油漆味似乎还充斥在楼道间。

    爸爸离世,拼尽他全力,最后还是留下了一笔五百万的外债。家里亲戚都不宽裕,这些年姜书意与妈妈卖了外祖父母留下的小房子,又将所有能借的亲戚都借了一遍,零零碎碎还了些,别人才停止了追债。可除了借别人的,大头还是银行的。现在姜书意无论卡里有多少钱,都会被划走,她更贷不了款。

    这遗留的房子还是爸爸留了个心眼,记到了大姑的名下才留住的。也卖不出去,追债的债主想低贱收入,到处造谣着这房子Si过人,那房价价格自然更低贱了,大姑咬Si了不愿贱卖。

    教师工作的薪资都是走的现金,姜书意不算正式工,介绍人也知道她难处,给她算现金,不然她连那三千块都保不住。自己挣的外快也是拿现金。

    母亲做手术需要30万,姜书意连3万都拿不出来,每月挣的钱不是母亲的医药费住院费,就是要还给别人,分文不剩。如果没钱,妈妈的命就救不回来了……原来一个人好端端活着,也可以像山穷水尽一样枯竭……

    “书意,你回来啦!我今天来,忘记拿钥匙了,进不去!”

    姜书意回笼心神,抬头一看,一中年妇nV提着一只老母J正站在门口。姜书意脸上漾出半抹笑,“大姑,你来啦。”

    “诶!”

    生活困顿,什么都得省着点。老母J一半炖汤,一半姜书意收起来准备下次吃。姜大姑将老母J炖下后,立即拉着姜书意问她相亲的事。

    “上次介绍的王仁东咋样?”姜大姑知道那是二婚,不是门好亲事,觑着姜书意的脸sE,开口劝道:“人家二婚,岁数是b你大了些,但他家里条件不差,你去见了吗?我看着王仁东模样老实,媒人也说王仁东人老实,话不多。这年头,老实本分最好。”

    姜书意苦笑,是人老,实话不多。王仁东看着老实,花hUaxIN肠不少。

    他条件确实不差,漂亮话也是一套一套的。说什么早在市里买好了车买好了房,就等结婚,给8万8彩礼。听着哪哪都好,就当姜书意是不谙世事傻姑娘,能骗则骗。

    都说别看男人婚前咋样,要看婚后咋样。婚姻也一样,别看婚前有啥,也要看离婚后能有啥。婚前他所购的车房与自己无关,自己婚前的债务也与他无关,都是各自承担。多少姑娘被忽悠得生下孩子后做牛做马,离了的,啥也没有,孩子也抢不过来。就像王仁东的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