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星稀的夜晚,一抹白sE的身影闪现於屋顶,身影坐到云清身侧,“你g嘛把脸埋在腿里呀?”

    “因为你哥把我脸打肿了。”

    “啥!?”

    语音刚落,云清便抬起头看着君子墨,那张JiNg致的容貌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五指印,嘴角还有伤口。

    後者微蹙起眉心,从袖里掏出一个小药罐:“涂这个可以消肿。”

    说罢便亲自动手给云清擦了起来,动作非常轻柔,而她就这样看着那张纯净的脸庞。

    涂好後云清忍不住问:“你这麽闲的吗?每天都来。”

    “没错,就是闲的发慌。”

    “哈哈,行啊,你吹首曲子给我听呗。”

    君子墨闻言从怀中拿出玉笛吹了起来,欢快的笛声让人陶醉不已,烦躁的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将花、叶吹的到处都是,云清两指一夹,将叶片放到嘴边,轻灵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人一低一高,一快一慢,似有似无的节奏,令人无b痴迷。

    过了一会,两人对视一笑,“原来叶子也能用来演奏”

    “是啊,我当初与你说了同样的话呢,好了,夜已深了,各睡各觉吧,晚安喽,子墨。”

    --------------------

    次日云清坐在亭中喝茶看书,背後响起那令她愤怒的声音,“什麽书,能让王妃如此入迷?”

    云清故做惊慌的站起身道:“臣妾参见王爷。”

    君千刃庄重的坐在云清对面,她和君千刃对视着,目光中看不出任何情绪,“云清,本王昨日误会你了。”

    “没事王爷~”

    云清故意g唇媚笑着,君千刃微皱起眉,望着眼前的nV人,眸中透出浓厚的厌恶之sE,起身道:“本王还有事,先走了。”

    “王爷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