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BC小说文学网>仙侠修真>熊进鸟身(人妻/纯百) > 三、婚房偷情之玫瑰花瓣指交
    我没有答应为她工作,我有权利拒绝。

    但梁双燕看我的嘴唇又看眼睛,看我的眼再看嘴唇,她在吞咽,微微抿唇,嘴角跃跃yu试地cH0U动着。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如果拒绝,这个可怕的nV人可能就要当众把舌头放进我的口腔,或是把手放进我的裙底。

    我抬头环视一周,确认没有人在注意这里,随后扔了玫瑰球,拿起手机礼貌地说:“走吧。”

    起身的时候,我看到她迅速拈起几片花瓣,握进手掌。

    这是亢奋的反应吗?我和她的确是两个极端。

    我和她进入离床最近的那间浴室,旁边就是马桶间。间隔的玻璃墙是和外壁一样的磨砂处理,隐约能看见靠墙放着几个重叠的纸箱影子。

    这边同样被装饰婚房的杂物占据。一个巨大的纸箱被梁双燕踢开,脚下还有一堆纱带和镭S彩带。她的鞋跟被一些彩带缠上,我帮忙踩掉几条,结果自己也被缠住。我不再清理了,打开微信的文件传输助手,发送一条消息:你是不是疯了?

    我举着这条消息给梁双燕看,她已经将身T靠进墙角,手里的玫瑰花瓣衔在嘴里,像是在吐舌头。

    她摇头否认,张嘴把花瓣的剩余部分T1aN进去,抓起她的裙摆。我看到她的白sE内K中央印了一只小鹿斑b,它身后朦胧地透出Y毛的黑晕。

    她疯了。

    我也快被她b疯。

    发疯前的理智告诉我,吃花,这应该是所谓的情趣,不是因为她有异食癖。我该怎样告诉她,没有经过处理,她吃进的不只是花瓣,还会是灰尘和虫卵。不过她兴致很高,就算我提醒,她也未必在意。

    我走近一步,调整出水方位,再稍微旋转她旁边的淋浴开关,下方的水龙头流出一小柱水,浇在地面不会发出声音。

    梁双燕看起来很疑惑,她歪头拉下内K,卡到大腿的位置。

    我朝她张大嘴,指了指她的嘴。她疑惑地照做,我伸手过去,把她嘴里的花瓣抠出来,挤了一点沐浴露,拿到水龙头下冲洗。

    没什么好疑惑的,我视Si如归,尊重她的情趣,但无法对这种病从口入的举动置之不理,至少要冲g净一点再还给她吃。

    我边洗花瓣,边在手机上继续打字:用手可以解决吗?我不想吃Y毛。

    梁双燕看过消息之后点点头,用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看着我,以及我清洗花瓣的手。

    我看她绷扯的内K,看她腿间的那小簇黑毛,有点绝望地意识到,我是真的要用这只不太灵活的右手开始工作了,新手上岗,这算是真正意义上的。

    我捏着SHIlInlIN的花瓣,最后一次甩去它们沾上的水。一瞬间,Y蒂头、Y蒂脚、大小y和yda0,大量生殖器知识和洗澡时清洁sIChu,手指与之摩擦的亲身T会的这些理论与实践,就像排进海洋的W水,在我的脑海里浩浩荡荡地渗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