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那一次受伤蛮重,缝了针,到现在手背都还有疤痕。这件事自然惊动了爸妈,他们高度关心我的JiNg神状态。听闻妈在先回来的路上,哥哥一如既往,想帮我想出一个好的借口圆过去。但我生他气,没理他。

    妈到学校后问我怎么回事,我的眼珠子转也不转,张口便是撒谎。我说睡懵了,梦游来着。画画也没再继续下去,我赌气地将本子收进桌子最深处。妈在家,哥哥没办法待下去,所以他暂时消失了。我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那时那么多种感受交杂在一起。失望、不甘心、愤怒……事隔多年我长大rEn,才能够厘清个中滋味,回看过往,我遭受的一切无论是那些感受,还是后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并非无妄之灾。恰恰相反,它们都来自同一个出发点:我在知其不可而为之,落败是理所当然,并且我无人可以怪罪,除了我自己。

    但当时我还太小,不明白这些东西。我总是感到一种巨大的酸胀撑满了我,整个心脏都要爆炸。世界在我之外猛烈地旋转,人们说话的声音忽大忽小,我如堕梦中,整日浑浑噩噩。我好像患上了Ai丽丝梦游症候群。

    可是我努力做到正常行走与交谈、写作业、吃饭。我想让哥哥知道,我没了他一样可以,我想给他点颜sE看看。另一方面,我第一次那么悲哀地知道,原来他不是我的安慰熊,他根本是一只童年里难以抓住的氢气球,手指抓得酸掉,不留神的偷懒间隙就会飞上蓝天去。

    ……打这段话时我在看自己的手。

    那些伤疤是月牙白sE的,零星散落在我的手背,像被时间的雨滴灼伤。

    而哥哥的手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手。因为是鬼,所以他的皮肤散发着淡淡白光,像是月光,或者某种温润冰冷的瓷器。他曾经用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替我r0u过膝盖,替我提过许多东西,也代替梳子梳理我的发间。

    但在他被雨困住,双手抵住玻璃的那天,我望着他的手,竟然希望它能履行一些兄长之外的职责。一些……尤其不应该是由兄长代劳的职责。

    我想,它应该在我T内。

    11、

    你们Ga0错了,我并非抱着写忏悔录的目的才写下这些东西。如我前文所说,我只是想诚实地记录下这一切。我不担心被人r0U到,也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人其实不用那么自大,说不定都过不了一年,这个帖子就会石沉大海,成为一堆赛博垃圾。

    况且你们有没有想过,我决定发这个帖子的时候,在你们心中所能想到的最坏、最恐怖的事情早就发生过了?而那些事情,远远不及我做过的最坏打算的十分之一。

    ……况且到了今天,对我而言,已经没有最坏的打算这一说。

    扯远了,说回中学吧。

    12、

    大概就那样过了半个月,我感到自己的JiNg神状态已经到邻近崩塌的极限。我发誓如果哥哥回来,我要狠狠报复他一顿。但是他没在,我暂时只能咬自己的手臂。在妈多方面、全方位的评估之后,她认为我确实没有问题,于是回到J市那边继续工作。我麻木地目送她离开,门刚关上那一刻,我又狠狠咬了自己一口,盯着血渗出来。

    身边的温度骤降,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就站在角落。我假装没看到他,若无其事地走进房间。但控诉的字幕在心里一遍一遍播,浑身颤抖,只觉得又开始痛了,哪哪儿都痛。

    我侧躺着面对墙壁,他的脚步停在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