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BC小说文学网>仙侠修真>人走老婆散 > 临到死则知难弃生,冷心人真心换真心
    那夜之后,赵箸常召妙燕双伺候。因平常侍寝不得尽兴,便在处理政事时把人叫来,或是让他以身做脚踏,赤脚踩在肚上;或是掖起龙袍脱了亵裤,命燕妃以嘴伺候。再荒唐些,便是直接操进穴中,要么将他搂在腿上,把玩一下午玉白性器却不让他泄身,直到妙燕双大汗淋漓,不住求饶。

    妙燕双本就长得风流,经年累月叫性事催熟十分,眉眼间更生出无限媚态,眼波流转间撩即可拨起男人兽欲。他自己也再不复往日未入宫时的清姿,只顾屁眼男根舒服,颇有自甘堕落、坠入欢狱之状。

    如今赵箸已死,初时妙燕双不知如何是好,同其他妃嫔一块儿呆跪在龙榻边垂泪良久。他身心让那死鬼磋磨久了,早如明珠蒙尘般不得自由,只以为得男人把玩才是此身用途。

    过了几日,仿佛心中刚回味过来赵箸是真死了,心中压抑数年的恨才敢喷涌出来,和着稚儿初违父母之命的叛逆爽快,与前来悼念的木耶答勾搭在了一起。

    就这么几日,能有什么真心,不过是两个浪荡子身上寂寞,一拍即合而已。再则天子榻上禁脔,木耶答小小蛮王得而尝之,当中快感得意自不必细说。

    美人落泪,无人怜惜。木耶答忙着把屌插得更深些,赵箸从来待妃嫔如器物,怎会死后改性,只咬紧牙关咒二人速死,好教自己在阴间折磨他们。

    木耶答嗤笑:“这狗皇帝把你调教得如此淫荡,自己早早撒手去了。依本王看,他该把你也带上,免得你穴眼夜夜空虚,生不如死。

    如何?本王送你一程?”

    说罢便将一只大手卡上妙燕双脖颈,慢慢收紧。

    “咳……呃……”大难当头,妙燕双竟毫不挣扎,两条藕白胳膊仍缠在木耶答肩头,只喉管里通不得气,发出卡顿声音。经人这么扼颈,他穴里反倒绞得更紧,如死前拉个硕屌陪葬,一门心思要把这东西咬下,陪自己黄泉路上舒服似的。

    木耶答自然是吓唬他,哪里敢真把人掐死,挺腰在愈发窄热的肠中套弄几下,便又松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