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书冲锋到速刃鳞龙面前,挥舞着盾牌一下扣在它的脸上,毫无防备被这势大力沉的一下重击打中脑袋,速刃鳞龙差点横死当场,这个业界最黑暗的游戏平衡也差的很,块头那么大的肉盾伤害怎么可能会刮痧。

    沉重的巨盾在江书手里仿佛变成了一块趁手的板砖,一下又一下的砸在速刃鳞龙的脑袋上,直至它再也不动。

    但是听到异响早已醒来的其它三条速刃鳞龙已经把他们包围住了。

    江赋为他们聚在一起,不敢分散,若是落单必死无疑。

    不要觉得这么轻易就被杀掉一条的速刃鳞龙很好对付,这是一种攻高血薄的刺客型怪物,背上小刀般锋利的骨刺下还覆盖一层厚厚的骨甲,常规情况下只有命中头部才能打出有效伤害,偏偏它们的速度还很快。

    三条速刃鳞龙成品字型把他们包围住,然后不约而同的一起冲了上来,让他们没有机会集火先秒掉一个。

    “墨非,你进中间来。”江赋为看着浑身颤抖却仍然持盾在前的稚嫩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让他进来,江赋为很清楚墨非现在精神有多么紧张,随时可能崩溃,放任他在前面不仅没有作用还会被当成突破口。

    “拿来”江笑红手往后一伸,头也不回的说道。

    “嗯,嗯?”墨非现在脑子一片空白,没法思考江笑红想要什么。

    “算了。”江笑红一把抢过墨非手里的盾牌,自己举了起来。

    作为一个牧师,在自制法杖只能做出个没用的木棍的情况下,江笑红一直都是空手治疗的,靠41级给的体质加成,再穿上怪物甲壳做的盔甲,拿上盾牌,虽然远远比不上战士江书和江赋为,但是对。比只有十几级的墨非可硬太多了...

    “就你最没用了,有你没你都一样,等一会我们打起来了,你就往外跑,不要给我们拖后腿,知道吗?”江笑红这时也有些紧张了,在失去江雯鱼这一主力输出之后,小队严重缺乏输出,双战一牧,速刃鳞龙并不蠢,试探几次后就会知道自己是最弱的那一个,今天能能活下来的几率很小。

    正想着,一道身影从自己身后窜了出去,是墨非!

    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该死的末世生活也真是过够了,也许死亡对自己只是一种解脱,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

    大脑瞬间计算出自己几乎为零的生还率,恐惧悄悄蔓延在心底,江笑红不得不想些东西安慰自己,一时就连手上的力气都弱了几分。

    随着邦的一声,一股巨力打在盾牌上,使其脱手而出飞了出去,很明显,牧师的力量并不足以与一只速刃鳞龙抗衡。

    江赋为感觉左肩膀一松,以为江笑红已遭遇不测,立马转身一剑逼退速刃鳞龙,低头却见到江笑红瘫坐在地上,毫无战意。

    噗呲,一道染着鲜血的尖刃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是谁的血?

    眼前逐渐开始模糊,也好,至少我死在你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