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蕊是贴身侍女,和绿星两人共住一间房,她把镜子带回房后,站在镜前仔细欣赏,镜子照的的可真清晰,连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绿星回来看见镜子惊讶极了,询问哪里来的,知道是白熙梦给的羡慕极了。娘子真大方,如此清晰的镜子全北安恐怕找不出第二块,要是她去伺候娘子,镜子说不定就是她的了。

    五天后,白熙梦定制的东西陆续送来,她指挥着人将东西摆放到指定位置。

    水果店面向达官贵人和有钱人,货架制作的比较精致,周边还有浅浅的花纹,货架与货架之间间距很宽,三四人并行绰绰有余。

    门口有三处称重的地方,后边连着柜台,同时也是出口,进口在另一侧,设计和超市的出入口类似。

    万事俱备,只差水果。水果她打算一部分去批发市场进货,一部分和家里种植水果的朋友订购。

    在正式卖水果前,她需要打广告,在夫人小娘子们面前宣传一下她的水果店以及各种不常见的水果。

    想要大批量见到夫人小娘子,最好是在宴会上,问题是她人生地不熟,没有认识的小娘子,更不会有人邀请她去参加宴会。

    “黄蕊,你能想办法让我参加一场可以见到很多夫人小娘子的宴会吗?”白熙梦向黄蕊求助,这方面她懂的比她多。

    “娘子想参加宴会很简单,七天后是老夫人的五十大寿,届时北安城有资格的夫人都会携小娘子来参加。我们回去和老夫人说一声,给你安排一个座位。”

    柳信达是黑羽明四处征战时跟在他身边出谋划策的老人,是他的心腹大臣,同时他也在为人处世学识修养方面教会黑羽明很多,他很尊重他,在心里一直把他当成半个父亲来对待。

    今天柳信达有事和黑羽明禀报,特意来书房找他,最近两年刘信达说完正事后,总会提起黑羽明的婚姻和子嗣问题,一开始黑羽明任他说,不为所动,后来被说烦了,提起这事直接强制而又礼貌的把他送走,今天柳信达一反常态,说完正事后,东拉西扯说一堆有的没的,愣不提子嗣的话题,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柳叔,你到底想干什么?”

    私下里,不谈论公事时,黑羽明向来把柳信达当成长辈。

    “殿下,臣就是想起许久都没有和殿下同桌而食,有些怀念。”

    扯了半天就是为了在他这蹭顿午膳,骗谁呢?

    “既然如此,本王明天在军中设宴,专门宴请柳叔。”黑羽明故意不如柳信达的意,让他干着急。

    “不用如此麻烦,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中午就不错。”他缺那点吃的吗?他是为了看小娘子。

    “主子,今天早上娘子离开康安苑的时候,柳大人看见了。”赤辰主动提醒了一句。

    黑羽明听明白了,柳叔误会他和白熙梦的关系,想见见人又不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