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阳光正好,白熙梦脚步轻快的收拾好碗筷,换好衣服化完妆准备去剧组报道,今天是她正式进组参加开机仪式的日子。

    大半年前她得罪了娱乐圈大佬的侄子李大少,遭到封杀,至今没有工作,一个月前有个剧组找上她,希望她出演剧中一个美若天仙的女配,她确认合同无误后,兴冲冲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白熙梦当初因为颜值被经济公司挖掘,顺势接了不少漂亮的角色,她演技在及格线以上,凭颜值加持勉强挤进三线,不少黑粉嘲笑她是花瓶。

    她凭脸在娱乐圈立足,所以压根不在乎花瓶的称呼。

    粉随正主,她的粉丝不仅不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振振有词,我们就是因为她的脸才粉她的。

    也是因为这张脸她被李大少盯上,进而得罪人。

    李大少下了□□后,很少会有剧组和她接触,即使有主动来接触的剧组,不出三天也会或委婉或直接告诉她她不合适,或者干脆杳无音信,这次的剧组从接触到签约再到现在即将入驻剧组一个多月的时间她没有收到任何毁约换人的消息,想必这份工作是稳了。

    楼下,白熙梦的经纪人刘哥正站在车旁等着她,看见她下来后挥了挥手,手机响起,刘哥接通电话。

    白熙梦走到眼前时,只见刘哥脸色难看的问了对方一句,“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抱歉,剧组的投资商突然和李大少有了合作,投资商要求女配的角色换人,导演争取过了,但是……”

    剧组工组人员的意思很明确,白熙梦的工作黄了。

    刘哥这半年经常碰到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不过多纠缠,只不过这次是签过合约的,“你们为难我们理解,但该有的赔偿不能少。”

    “这你放心,违约金这两天会汇到白小姐的卡上。”

    刘哥收起电话,自责道:“是我没用,连你到手的工作都保不住。”

    白熙梦不同意,“这事怎么能怨你,相反我应该感谢你才对。”

    她所在的公司是个小公司,和李氏娱乐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当初李大少向公司施压,让公司的人把她送到他的床上,公司的老总回了他一句,我们公司不会阻止艺人自己进行利益交换,但也绝不会强迫他们进行利益交换。

    在这半年内,除了她自己接的跟妆外,公司和刘哥给她介绍过好几份小型商演主持人的工作,公司和刘哥的种种举动,证明她当初的眼光不错,没有选错人。

    刘哥还是自责,白熙梦安慰他,“刘哥你换个角度想,我接戏是为了赚钱,现在不用工作就有违约金,多好的事,我巴不得今天的事情多来几次。”

    剧组的班底不错,说没就没了,她还挺可惜的,但也仅限如此。

    看着她没有任何难过悲伤的情绪,刘哥调整好心态,他还不够强,需要更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