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入了城,下榻在城中的驿馆中。

    刘成已命人满城贴了告示,告知百姓清净寺的空若高僧将于明日在城中开坛。

    梅娘第二日见到空若时,看到他穿着相b平日更为正式的僧衣。

    她看着空若登上那高处的宝座,两边站着守心守一两个小和尚,如同这周围的百姓一般,都觉他风采出尘,就像是走入人间的佛。

    情不自禁随着周围人一同向他行礼。

    除了空若的广场,周围的酒楼上,茶馆里都站满了人。

    所有人都仰慕高僧的风采,除了一个人——裴朗。

    裴朗靠在一边的柱子上看也不看空若一眼,看到梅娘对空若尊敬的样子也不乐意。

    伸手拽住她的一缕秀发在手中把玩。

    梅娘想要夺回来,但是看他那凶巴巴的样子就不敢了。

    在空若的莲座下方是许多蒲团,早被百姓挤满了。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他开讲。

    众人入了城,下榻在城中的驿馆中。

    刘成已命人满城贴了告示,告知百姓清净寺的空若高僧将于明日在城中开坛。

    梅娘第二日见到空若时,看到他穿着相b平日更为正式的僧衣。

    她看着空若登上那高处的宝座,两边站着守心守一两个小和尚,如同这周围的百姓一般,都觉他风采出尘,就像是走入人间的佛。

    情不自禁随着周围人一同向他行礼。

    除了空若的广场,周围的酒楼上,茶馆里都站满了人。

    所有人都仰慕高僧的风采,除了一个人——裴朗。

    裴朗靠在一边的柱子上看也不看空若一眼,看到梅娘对空若尊敬的样子也不乐意。